畢業典禮 | 本科畢業生代表唐一豐在上??萍即髮W2019屆畢業典禮上的發言

ON2019-07-01文章來源 物質科學與技術學院CATEGORY新聞

尊敬的各位領導、來賓,親愛的老師、同學們,大家好!

我是來自物質學院2015級的本科生唐一豐,剛才畢業紀念短片中的前幾個鏡頭就是我。我畢業后將于今年九月前往美國芝加哥大學攻讀分子工程博士學位,非常榮幸能夠作為2019 屆本科畢業生代表在這里發言。

回顧這四年,時光飛逝、白駒過隙,在東方綠舟軍訓時興奮與懵懂的初識彷佛發生于昨日一般歷歷在目,此時我們卻已經開始為脫發而焦慮。本科伊始往返于宿舍與??坡?/span>100號校區的校車還未在記憶中褪去,中科路站的13號線地鐵已然伴隨著本科畢業的春天緩緩駛來;高研院的綠色飯卡已成為只屬于前兩屆本科生的絕版紀念,將要開始運行的游泳館則留下了我們來不及享受完整校園設施的小小遺憾。我們有幸見證了校園從腳手架錯綜排列到學院樓鱗次櫛比的全過程,現在終究還是到了告別的時刻。

從進入校園第一天起,我和同學們都真切感受到了上科大與其他高校環境的不同。在我看來,傳統高校的招牌固然意味著通向穩定工作崗位的康莊大道,但上科大對研究與創新的重視則代表著更具前瞻視野的教育理念。選擇上科大,就是選擇了一條陡峭的成長曲線。在我們畢業生之中,不乏像我一樣的同學們,憑借著全面發展的綜合素質與校園開放日的出色表現獲得了上科大獨具慧眼的賞識,與上科大結緣。事實也證明,上科大是我們茁壯成長的最佳土壤。

在上科大,許多可愛、有活力而且富有使命感的老師們給我們提供了持續而強有力的支持系統。我們的《普通物理 I》任課老師薛加民教授用自行車輪生動地演繹角動量極大地引發了我們對于物理學的興趣;我的科研導師李智教授在課題組內給了我很高的自主權開展有機化學的獨立課題研究,并在學術生涯規劃上提供了非常專業的指導;我的書院導師周小宇教授常常與我像朋友一樣促膝長談,他的管理學專業背景,拓寬了我的視野,并給了我很多基礎科學以外的熏陶與啟發。此外,各學院的老師們也隨時歡迎我們帶著學業上的問題和生活上的困惑前來咨詢探討。上科大密切、頻繁、高效的師生互動在大學生活中讓我們受益匪淺。

上科大琳瑯滿目的國際合作項目給了我們豐富的機會出國交流,讓世界頂級的名校觸手可及。我在大四這一學年,通過我校3+1”交流項目前往美國排名第一的公立大學——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進行交換學習。得益于我在上科大的雙語訓練下夯實的語言基礎,我能夠快速適應那里的英語學習環境。后來甚至因為在一門課中的出色表現,在第二學期擔任了這門課的助教,給當地英語母語的學生講課。據我所知,參與交換項目的同學們大都在與全世界最頂尖大學生的同臺競技中取得了相當優異的成績。同時,我們也抓住了交流項目的機會,主動請纓加入各自研究領域內的前沿課題組參與科研工作,這讓我們堅定了走科研道路的信心,并對我們成功申請一流研究生項目開展科研生涯幫助巨大。

從大學起,我們所有取得的成就已經不再可以用單一的標尺進行比較——而且優秀的同學們都在各自的方向上取得了相當豐碩的成果。這些收獲通常是量變積累之后的必然結果。我知道,張嘉鑫等同學在本科階段就有機會以第一作者身份發表論文的秘訣,是他們遠超“996”的工作強度與對于科研的無限熱情;謝志強等同學在各大比賽中從零開始建設團隊、與老牌名校廝殺并成功光榮地站上領獎臺的背后,一定也是伴隨著電腦終端字符度過的無數個不眠的日日夜夜;徐昊等同學的創業團隊目前已獲得天使輪投資并且正在著手落地,這背后離不開她們全情投入、清晰的創業規劃以及我校對創業項目的引領與支持。

此外,有同學盡心為其他同學服務,組織籌備了各種大型活動,比如各位觀賞的畢業紀念短片,從詞曲譜寫到演職編導也全都出自同學們之手;有同學熱愛運動并組建了各類體育俱樂部,在校內鼓勵其他同學在課余多多參與鍛煉的同時,也在校外比賽上積極為校爭光;我與一些熱愛音樂的同學們組建了樂隊,跟合唱團、管弦樂團一起為上科大的日常生活增添音符的律動。我也非常敬佩那些愿意在浮躁的社會環境下,不隨波逐流、堅持求知成才初心的同學們,我相信他們的探索一定可以找到自己真正的熱情所在。

當下,國際形勢的復雜與嚴峻,無時無刻不在提醒著我們,掌握核心科技的重要性。而我們上科大畢業生,作為科技進步的推動者與未來產業的領軍人,更應明白自己的使命與責任。我們在立志成才、自我奮斗的同時,也應當看到整個國家歷史的進程與未來的藍圖。我們應當有“以天下為己任”的胸襟與“為萬世開太平”的氣魄,在有能力為這個社會做些什么的時候,用自己的力量斬獲科研成果、引領行業進步,以表報國裕民之心。

也許在外界看來,選擇上科大的前幾屆學生一定是披荊斬棘的先行者。但是,就我們的感受而言,上科大提供的豐富資源給我們帶來的裨益,和諧的師生關系與同儕關系給我們的深厚人文關懷,大大超過了學校初創的時候由于各方面的不完善帶來的困難。我不敢斷言上科大的教育模式是否可以作為錢學森之問的最優答案,但我堅信,經過上科大本科階段的培養,我們每一位畢業生都已經成為了更加成熟、完整的個體。謝謝大家!